<optgroup id="qq6cg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qq6cg"><div id="qq6cg"></div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qq6cg"><wbr id="qq6cg"></wbr></noscript>
首頁 > 醫院新聞醫院新聞
煙臺山醫院林生:這都是我應該做的
2020-08-18 17:25:12 來源:宣傳科

林生,煙臺山醫院外科重癥監護病房副主任、煙臺市第二批援鄂醫療隊領隊。平日里的他話不多,有些靦腆,但在工作中卻十分認真負責,處處為他人著想。不論是在戰“疫”一線,還是平日的工作中,別人對他的評價都很高。每每得到肯定、受到褒獎,林生總會樸實地說一句,“這都是我應該做的。” 

5X6A1625.jpg

工作一向仔細認真的林生

醫師節就要到了,和林生約好的采訪時間是上午9點,等他查房結束已是9點半。“是不是有危重患者需要搶救?”我們問他。林生否認了這樣的猜測,緊接著說了四個字,“事無巨細”,他很認真地解釋說:“患者的病情平穩,并不代表著你可以減少對他的關心、對病情的關注。患者發燒了,雖然燒得不高,只有37.5°C,也需要我們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發燒?肺部感染,還是腹腔內感染?臨床上看似小的事情,也需要我們大的精力投入。”林生說,不光是他,幾乎所有的重癥醫學科醫生都這股認真勁兒,因為重任在肩,治病救人容不得半點馬虎。 

林生所在的外科重癥監護病房主要收治嚴重感染、嚴重創傷、多器官功能障礙綜合征等危重病人。在這里工作,需要醫生有“十八般武藝”,林生對此的理解是要有全局思維。 

啥是全局思維?林生舉例說,“這段時間,我們收治了多位嚴重創傷患者。有些患者看似只有骨折,實則出現了擠壓綜合征,影響到了腎功能或是肺功能,這就需要我們通盤考慮,關注患者的全身狀況,而不是簡單地解決患者的骨折問題。” 

587787c5cf7f50e560cc75b4798f2f0.jpg

在黃岡戰“疫”一線的林生

仔細認真,在臨床工作中又有全局思維,林生把這樣的習慣帶到了那段“摸著石頭過河”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日子。在黃岡的50多個日日夜夜,他所在的山東省第二批援鄂醫療隊累計救治新冠肺炎患者263人,其中重癥、危重癥52人。3月18日,黃岡全市“四類人員”全部清零。在鄂期間,他救死扶傷、不畏困難,交上了合格的“黃岡答卷”。 

5X6A1600.jpg

從“戰場”上回來的林生還是會牽掛著一些事、一些人 

談及黃岡的這段經歷,林生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,“這是一名醫生應該做的。”對于成績,林生從不掛在嘴邊;對于他人,他總有所牽掛。 

前段時間,新疆出現疫情,林生和“戰友”們坐不住了,紛紛要求再上“戰場”;這幾天他又和“戰友”在微信群里討論黃岡當地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后的呼吸功能康復問題,“還是放心不下。”林生真誠地說;上個月,黃岡連降大雨,林生的擔心又來了,雨還要下多久?會不會發生洪澇災害?這位“黃岡人”總能感同身受。 

4月5日,林生回到了煙臺,他也把“抗疫精神”帶到了他日常的工作中。至于什么是“抗疫精神”,林生樸素地認為,“每個人都在自己平凡的崗位上發光發熱。” 

5X6A1622.jpg

林生常說“這都是我應該做的”

在科室,他會第一時間出現在疑難危重搶救現場,帶領團隊積極實施損傷控制性復蘇、允許性低血壓、體溫復蘇、損傷控制外科搶救,并在重癥營養支持治療、鎮痛鎮靜干預、重癥感染等領域積累了豐富經驗。 

《論醫》說:“夫醫者,非仁愛之士,不可托也;非廉潔純良,不可信也。”林生是一位善良、有愛心的人,重癥患者的治療費用往往較高,在治療過程中,他想病人所想,急病人所急,盡可能地減輕患者經濟負擔,力爭做到用最少的錢治最難的病。對于家庭困難的患者,他會幫著去申請救助,自掏腰包幫患者家屬買飯。診療過程中,不管病人是清醒還是昏迷,他都會要求醫護人員給予患者尊重,一切診療工作都做到無愧于心。患者康復了,回來感謝他的時候,他常常靦腆地說:“這都是我應該做的。” 

醫院公告
噜噜啊 噜噜色 噜噜网